您现在的位置 >> 首页 >> 校园文学

夏夜狂想

作者:钟亦洁     供稿单位:校报记者团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9-09     浏览次数:


橘紫色天空被八月的阵雨洗涤得有些褪色,原本稍微刺眼的璀璨光辉溶化成温暖,夏天蓬松的、炽热的、柔软的味道被悄然洒落的雨音濡湿,模糊又暧昧,像泡沫,在霞彩云层周围晕抹靛蓝墨边化作无数团棉花糖,咬一口便能坠入夕霭与初升的清浅弯月拥抱交织成的虚幻梦境,倘若逃离却有可能沉陷未知和迷茫。面对这样的两种情形,如果柯罗诺斯愿意降临人间、如果前者可以被选择的话,世界上就会又增加一个做梦小孩。

在我的梦里,碳酸苏打的气泡一直咕噜咕噜向上冒,水果恋爱盛宴里的荔枝爆珠不会减少,鲜百香双响炮要全糖加冰,晨曦伴随浪涛声在无边海面摇曳,满足的午觉后有猫咪乖巧安静窝在肩头,绽放的紫阳花充满希望,对这一切的甜蜜和浪漫持有无限保质期。

但是实现愿望的神祇只存在于传说之中,时间停止的魔法不可能赋予我力量。汽水放置时间过长变得甜腻而厌烦,轻轻嚼碎时有粘牙刺痛感的玻璃糖不再贩卖,当季限定的多肉瓜瓜在回忆里留存,盛开点缀仲夏夜的心形烟花转瞬即逝。霁月登天,光华朦胧,淡橙斜阳早已消失不见,深暗夜空取而代之,作为这个夏日的最后一晚。我也从梦中就此醒来。

沿着操场边缘的小道漫步,深呼吸,夏天的湿润味道黏附于葱翠草丛,和轻柔夜风手挽手飘荡,一不小心就跌跌撞撞跑到鼻子里了。窸窸窣窣的蝉鸣声仿佛夏日的叹息,不想结束啊、不想结束啊,这么拼尽全力呐喊,一边燃烧生命,一边与夏天相融。我分不清,究竟我是在夏天献祭自我的蝉,还是夏天才是只在一瞬发声的蝉、而我则是见证此刻的夏天。

渐渐地,星星从天边闪烁着微亮现身了,先是如点点萤火虫一般飞舞巡绕,又好像相互约定好了似的汇聚成倾泻温柔光芒的满天星,通向未来的银河轨道对我发出邀请。我恍然醒悟,原来已经到这里了。属于夏日的留恋之物被永久保存在梦乡,那些不确定和遐想并不可怕,而是坐上银河列车时陪伴四周的星群。我在这个时候彻底发现了,即使开始意味着终有一天迎来结局,但那也会是一个新的开始,第二次的夏天一定是和今次全然不同的另一个夏天。

等流星在朝霞边缘滑落的时候,这个夏夜就要结束了,这个夏天也完完全全地结束了。

但是没有关系。

在循环往复的季节更替里,总有一天这份记忆、这一刹那的心情会被时间埋没,正也如此,才算是“夏日限定”,才是最珍贵的宝物。在下一个夏天出现之际,这便是又一个属于我的去年夏天。


版权所有:党委宣传部、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